知識正義-The Justice Online

我們需先知道何謂不正義, 才能了解正義

司法正義

抗議檢調 連署捍衛師父清白 少龍弟子怒揪幕後黑手|知識正義

 1,325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華興靈修中心的創辦人少龍(本名徐浩城)先前捲入妨礙性自主、性侵未遂與藥師法等共十三項罰則,目前少龍收押至今已超過四個月,全案並已移審院方。少龍先前被媒體踢爆鼓吹弟子捐款興建道場,甚至開設「仙女班」吸收年輕貌美的女弟子並對其騷擾或性侵,但針對此事,華興靈修中心嘉義組小組長葉耀芳十月三十日時出面反駁絕無此事,直言少龍師父是被陷害了。

「華興靈修中心已經成立三十七年了,師父平常就是教我們進行心靈進修,追求心靈的平和,並沒有跟弟子有過多接觸,那些性侵、性騷擾的誣告,根本是子虛烏有!」已經在華興靈修中心修行二十多年的葉耀芳大聲喊冤,為少龍師父打抱不平,他表示性侵的事要從去年初說起,當時因為適逢過年期間,師兄師姐們和中部一家茶庄買茶葉與茶葉禮盒,一共買了四百盒,「才打開前四包就發現品質不好,於是大家紛紛退貨」在這之後,茶庄疑似心生不滿,於是就要兩個身為前仙女班弟子的女兒出面指控少龍師父性侵,並捏造關於「仙女班」的不實指控,「把師父害的那麼慘,現在師父已經被收押了,還生了重病。」

本刊實際走訪華興靈修中心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台北道場,並訪問到仙女班成員之一的安娜(化名),安娜表示,她跟姊姊從小就跟著父母進到道場修行,二○一六年時,仙女班開始招生,她與姊姊就立刻報名參加,「其實仙女班的全名是仙女先修班,我們是一群想精進修道,發願全心全意投入修道,在心靈上與大道親近的弟子,但因為之前媒體的不實報導爆發後,有心人士不知道跟我父母說了什麼,讓他們強行的帶走姊姊回去了台中,之後還一直覺得我在這邊『水深火熱』所以一直想把我救出去。」安娜指出,姊姊甚至在誣陷少龍師父的事件爆發後,接受檢察官訊問,說少龍師父欺侮女弟子,「我也曾經問過她為什麼要作證這些不實的事,但她完全不聽,覺得只要讓師父認罪、道場關掉,我就可以回家,這一切都很荒唐,因為我根本不是被強迫的,師父也從來沒跟大家發生男女之情,這些有心人士這樣挑撥離間,害我的父母、姊姊再也不相信我,其實我也覺得很難過。」

仙女班另一個成員艾莉絲(化名)說,弟子們平常根本不會見到師父,「我們有一個班長,性質類似聯絡人,如果想跟師父會面只會透過聯絡人,我們與師父都沒有對方的聯絡方式,如果真的要與師父『面見』時,會客室的門也只是半掩,外面也還有其他等候的弟子在排隊。」艾莉絲強調,弟子們平常都有工作,也各自住在自己家,平常沒來道場的時間也可以跟三五好友出去聚會或參與活動,「絕對沒有報導中說的『不思親、不思凡』,師父也說過,沒有人可以勉強任何人,甚至也要求我們讓家人知道行蹤報平安,像我媽媽就知道這些事,也蠻支持我的。」

針對少龍師父被指控鼓吹信徒捐款,華興靈修中心的永和一組小組長梁志祥則澄清,華興靈修中心北中南各有一個道場,除了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台北道場,台中南屯區與高雄左營區也都各有一個道場,「一開始修建道場的錢都是弟子樂捐的,每個人捐一點才能積沙成塔,但因為靈修沒有強制性,因此也有很多人之後突然不想再靈修,甚至想拿回當年樂捐的金額,因此也發生很多法律糾紛。」攤開一張張的起訴書,梁志祥也無奈的說,「師父一向主張自發性修行,想留想走都尊重,沒想到卻憑空發生這等指控,我們也覺得相當遺憾。」

葉耀芳與梁志祥也指出,靈修中心這麼多弟子,當中也有心懷不軌的人冒用少龍師父的名義跟其他師兄師姐詐取錢財,「曾經有一個台中林姓女弟子就冒用師父的名義向其他師兄師姐詐財,說是要捐給師父『太一電子檢測公司』買機器之用。」對此,有位同事仙女班的信徒茉莉(化名)也坦承,因自己在公務機關上班,手邊有一點積蓄,「就曾被林姓女弟子要求捐款,前後我一共捐了兩次,接近百萬,後來才被其他師兄告知是被騙了,那筆錢本來是準備拿來還貸款的,我真的覺得又焦急又生氣!」

葉耀芳也表示,對於少龍師父受到的不實指控,華興靈修中心的成員都堅信少龍師父的清白,「師父一心奉獻給靈修,還帶著大家一起修道,其實我們心中都是滿滿的感激,也希望事件趕快落幕,還師父一個清白。」

新聞來源: CTWANT 好康吧
新聞連結: https://www.ctwant.com/article/82286

1 COMMENTS

LEAVE A RESPONSE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