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識正義-The Justice Online

我們需先知道何謂不正義, 才能了解正義

司法正義

韓豫平案有望「起死回生」 花蓮高分檢決議聲請再審

 1,038 total views,  1 views today

陸軍花東防衛指揮部前少將參謀長韓豫平。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陸軍花東防衛指揮部前少將參謀長韓豫平。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陸軍花東防衛指揮部前少將參謀長韓豫平,被控挪用2880元加菜金,遭花蓮高分院判刑4年6月定讞;花蓮高分檢認為,法院在事實認定上有錯誤,檢方高層開會討論後,決定近期替韓豫平聲請再審救濟,全案有望「起死回生」,法院若認為再審之聲請合法且有理由,就會開啟重新審判的大門,韓豫平有機會洗刷清白。

韓豫平曾強調,沒有任何一毛錢入自己口袋,餐費也是受指揮官核定,最後卻由他扛罪,法院的這分有罪判決,讓有使用過加菜金的相關同袍,無不切身自危;不少藍綠委上月赴法務部替韓豫平陳情,抗議司法不公。

花蓮高分檢決議替陸軍前少將韓豫平聲請再審,圖為花蓮高分檢檢察長朱家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花蓮高分檢決議替陸軍前少將韓豫平聲請再審,圖為花蓮高分檢檢察長朱家崎。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據了解,花蓮高分檢函請國防部回覆加菜金定義及使用範圍、軍眷定位等法律意見,待收到函文後,檢察官就會為受判決人(韓豫平)之利益聲請再審;法院收受再審聲請後,會先對合法要件進行審查,再來審查有無理由,無理由就駁回,有理由者,法院會下再審裁定,案件就回復到通常審判程序。

刑事訴訟法的再審制度,是為了排除確定判決認定事實違誤所設的非常救濟途徑,判決一經確定後,基於法安定性的考量,本來不得再爭執,也是既判力機制的作用;但判決確定之判決未必正確或真實,若一律不許救濟其違誤,難免悖離發現真實的目的。

司法實務上,既判力排除的主要機制,就是再審與非常上訴兩種救濟途徑;日本學者曾將此兩種救濟途徑喻為,「基本人權對法的安定性所作之最後一線挑戰」,再審與非常上訴各自有其作用與要件,再審通常由檢察官或受判決人聲請,非常上訴則必須由檢察總長聲請。

花蓮高分檢認為,韓豫平案的判決屬於認定事實的違誤,高層研究後決議聲請再審。聲請再審的原因有7種,通常發現新事實或新證據,是實務上最具重要性的再審事由。

再審是再度進行「事實審」,非常上訴則是針對判決違背法令或證據法則發生錯誤的「法律審」,用意在於糾正法律適用違誤,與再審功能不同;韓豫平若獲再審,有可能判決無罪,不僅名譽可回復,也能領取終身俸,實質效果遠比非常上訴來的強。

另外,公務員詐領詐領加班費、值班費等4類案件,究竟應適用貪汙罪,還是普通詐欺罪?最高法院有見解認為,應屬貪汙罪之利用職務機會詐取財物。現任檢察總長江惠民認為,小額詐領屬於「情輕法重」,今年2月決議採普通詐欺罪論處。

簡單來說,偵查中被依貪汙罪起訴者,公訴檢察官應向法院聲請變更起訴法條,若被依貪汙罪判刑者,檢察官應替被告利益上訴;此一決定不僅在檢察內部引發不小反彈,不少法官也認為此舉是強渡關山,只要法務部提出修法,就能解決此類詐領案的法律適用爭議。

新聞來源:聯合新聞網
新聞網址:https://udn.com/news/story/7321/6220242?from=lt

LEAVE A RESPONSE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